【書摘】真確:扭轉十大直覺偏誤,發現事情比你想的美好

Posted on
book factfuless 書摘
thumbnail
真確:扭轉十大直覺偏誤,發現事情比你想的美好 (idbn 9789861343242)

可不可能有一天所有人都有基於事實的世界觀呢?巨大的改變總是難以想像,但絕對有可能,我也相信有一天會實現,原因有兩個:第一,基於現實的世界觀更有助把人生走好,就像準確的導航系統更有助你在城裡找路;第二,大概更重要的是,基於現實的世界觀讓人更安心,比誇大的世界觀來得不會造成壓力與絕望,畢竟誇大的世界觀太負面也太嚇人了。

我們有了基於現實的世界觀之後,可以看到世界不如表面上那麼糟──而且可以知道我們該怎麼讓世界變得愈來愈好

1: 二分化直覺偏誤

為了扭轉二分化直覺偏誤,你要尋找多數是落在哪裡。懂得察覺我們遇到了一個將事情區分成兩類的說法,中間隔著一條鴻溝。但真實世界往往不是斷然二分,多數人通常是落在中間,鴻溝並不存在。

  • 留意對平均值的比較:如果你能檢視分布狀況,大概會發現個體間有所重疊,鴻溝並不存在。
  • 留意對極值的比較:無論任何國家或群體,總有上層與下層,有時涉及高度不公,但即使如此,多數通常仍是落在中間,原本你以為鴻溝所在的地方。
  • 留意自己的上層目光:切記,從上層俯瞰的目光不準,底下其他東西看起來都一樣矮,但其實不然。

2: 負面型直覺偏誤

為了扭轉負面型直覺偏誤,你該預期壞消息會被大肆報導。

  • 既是糟糕也在變好:練習區分狀態(比如「糟糕」)與改變的趨勢(比如「變好」),明白事情可以既是糟糕也在變好。
  • 好消息不成新聞:好消息絕少會報導,所以新聞大多是壞消息。當你看到壞消息,問一問自己,好消息是否也會獲得報導。
  • 逐漸進步不成新聞:當事情逐漸進步,只是有時退步一下,你往往會注意到一時的退步,而非整體的進步。
  • 新聞多不代表壞事多:壞新聞多,有時只代表各界對壞事的監控度有所提升,不代表世界正在變糟。
  • 小心對過往的美化:人時常會美化過去,國家時常會歌頌歷史。

3: 扭轉直線型直覺偏誤

為了扭轉直線型直覺偏誤,切記「線有各種形狀」,事情不會只有一種發展方向。

  • 別假定會是直線:許多趨勢不是呈直線,而是呈S型滑梯型駝峰型倍增型發展。天底下沒有哪個幼兒會以出生前6個月的生長速度繼續長大,也沒有父母樂見如此。

4: 恐懼型直覺偏誤

為了扭轉恐懼型直覺偏誤,你應該評估風險。懂得察覺可怕事物正在吸引我們的注意力,然後意識到這些不見得是最危險的事物。我們生來害怕衝突、受困與汙染,高估了相關危害。

  • 恐懼vs.現實:世界顯得比實際上更可怕,原因是新聞媒體與你自己的注意力過濾器把資訊篩選過了,留下恐怖的消息。

  • 風險=危險x暴露:風險程度不是取決於你感覺多害怕,而是關乎兩件事:有多危險?你暴露在多少危險中?

  • 先冷靜再說:你害怕時看見的世界會不一樣。在驚恐消退之前,盡量少做決定

5: 失真型直覺偏誤

為了克制失真型直覺偏誤,你得按比例認知事物。如果看到某個單獨的數字顯得很驚人(數字很大或很小),不妨試著拿來跟相關數字比對或相除,也許會有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
  • 比對:巨大的數字總是驚人。單獨出現的數字會造成誤導,你該謹慎看待,永遠要找相關數字互相比對,最好還要找某個數字相除。

  • 80/20法則:你是否曾經需要檢視一大堆項目?不妨找少數最大的項目,優先處理,那些往往比其他全部加起來更重要。

  • 除法:數字與比例可能透露天差地別的資訊。比例較有意義,在比較不同大小的群體時尤其是這樣。在比較國家或地區時,特別得看人均比例。

6: 概括型直覺偏誤

為了扭轉概括型直覺偏誤,你要質疑分類。懂得察覺某個解釋當中用了概括分類,然後意識到分類可能會誤導。我們無法不概括分類,也不該設法不再分類,但該避免錯用。

  • 尋找一個群體「裡面」的不同之處:在群體很大時尤需如此,你得設法切分成更準確的小分類,然後……

  • 尋找不同群體「之間」的相似之處:如果你在不同群體之間找到非常相似之處,你要思考群體之間是否有關,但也……

  • 尋找各個群體之間的「差異」:別假定這個群體(例如你和其他第四級的人或昏迷的士兵)裡適用的東西,也能套用到另一個群體(例如非第四級的人或睡覺的嬰兒)。

  • 當心「多數」:多數只代表超過半數。你該問這個所謂多數是51%、99%或在中間哪裡。

  • 當心鮮明例子:鮮明的例子容易回想,卻可能是特例而非通則。

  • 假定別人不是笨蛋:當某個事物看起來怪怪的,你要抱持好奇與謙虛,思考這從哪方面看是一個好辦法?

7: 宿命型直覺偏誤

為了扭轉宿命型直覺偏誤,你要切記緩慢改變也是改變。懂得察覺許多事物(包括個人、國家、宗教和文化)雖然看似沒有改變,其實只是改變得很慢,然後想到滴水可以穿石,緩慢的小改變可以日積月累成大變化。

  • 留意逐漸的進步:每年進步一點點,幾十年後就是巨大的改變。

  • 更新你的知識:有些知識轉眼過時,科技、國家、社會、文化和宗教時時在變。

  • 跟爺爺聊一聊:如果你想複習價值觀確已改變這件事,不妨想一想你祖父母的價值觀和你是多麼迥異。

  • 蒐集文化改變的例子:質疑今天的文化不會跟昨天相同,也不會跟明天一樣。

8: 單一觀點直覺偏誤

為了扭轉單一觀點直覺偏誤,你要有整個工具箱而非一把槌子。懂得察覺單一觀點可能局限自已的想像,然後想到不妨試著從許多角度來看問題,方能獲得更準確的了解,提出更實際的解方。

  • 檢驗你的想法:別只看支持自身觀點的正面佐證,而是請不同意你的人檢驗你的想法,並找出他們的漏洞。

  • 專業有局限:別對專業以外的領域撈過界:對不懂的事物要虛心。此外,別人的專業也有局限,你同樣得小心留意。

  • 槌子與釘子:如果你擅長使用某個工具,你會太常想去用它。如果你深入了解了某個問題,你容易誇大那個問題或解方的重要性。切記,沒有哪個工具處處適用。如果你最愛的點子是槌子,記得找其他有螺絲起子、扳手和捲尺的同事,對其他領域的想法抱持開放態度

  • 看數據,但別「只」看數據:不靠數字不能了解世界,單靠數字同樣不能。要看到數字背後的現實世界

  • 當心簡單的想法與解法:歷史上不乏許多空想家,憑一個烏托邦願景替恐怖惡行辯護。你要歡迎複雜的思考,對照不同的想法,尋求折衷,視情況決定怎樣解決問題。

9: 怪罪型直覺偏誤

為了扭轉怪罪型直覺偏誤,你要忍住尋找代罪羔羊。懂得察覺到自己在怪罪於他人,然後想到對個人的指責,往往導致看不到其他可能的解釋方式,且對防止壞事重演並無助益。

  • 尋找原因而非戰犯:當壞事發生,別找特定的個人或群體來怪罪,而是想到這背後可能不是有誰故意為之,轉為把精力放在釐清環環相扣的各個原因或整個系統。

  • 尋找體制而非英雄:當有人自稱促成某件好事,你要想一想是否即使沒有特定的誰做些什麼,這件事仍會發生。你要給整個體制一點掌聲。

10: 急迫型直覺偏誤

為了扭轉急迫型直覺偏誤,你要小步前行。懂得察覺某個決定看似急迫,然後意識到其實絕少真是這麼緊急。

  • 深呼吸:當急迫型直覺反應出現,其他直覺也會跟進,分析能力形同關機。這時你得尋求更多時間和資訊。事情很少是現在再不做就沒機會了,也很少是非得二擇一不可

  • 堅守數據:如果某件事顯得急迫與重要,則該經過衡量。有些數據相關但錯誤,有些數據正確但無關,你得留心分辨。只有相關且正確的數據才有用。

  • 當心算命仙:任何對未來的預測都不是鐵口直斷,而是有不確定性。如果誰不承認這一點,你得提防當心。此外,你得要求對方提供所有預測情況,不只是最壞或最好的情況,並詢問這類預測在先前的準確度。

  • 當心激進行動:你要問有什麼副作用,問這想法經過哪些檢驗。雖然逐步的實際提升加成效評估看似不夠大刀闊斧,卻通常更為有效。


求真習慣的守則

Dollar Street: See how people really live